新闻中心-ETF军备竞赛:诺安基金、易方达旗下产品清盘成炮灰-尤里克猎头

ETF军备竞赛:诺安基金、易方达旗下产品清盘成炮灰

   ETF发行战争之激烈,令人窒息。

 
  每周都有新的ETF出现,而且种类新奇:5G通讯主题ETF、豆粕期货ETF、半导体50、人工智能主题ETF等等。
 
  产品分化越来越细致。
 
  像沪深300、中证500等宽基ETF,基本江山格局已定,头部大平台大公司每家把持1-2只,半年前就把市场瓜分完毕,后来者几无可能。
 
  于是,细分行业ETF、债券ETF等等,是今年发力的方向,每一个不一样的角落都分分钟有人去占据。
 
  如此纷繁的同质化严重的ETF产品在很短的时间内涌进市场,一定会造成一定程度上的浪费,一部分可能成为炮灰,但基金公司依然选择了勇敢向前,因为:
 
这就是一场卡位赛,窗口可能在一两年之内关闭。
 
  ETF抢地盘大赛,肯定逐渐会有一个再平衡机制。争夺市场最惨烈的时刻,还没到来。
 
  1
 
   明星与炮灰 
 
  养ETF很贵。
 
  曾经有媒体分析过:“一般一只产品一年的维护支出是千万级别的。”如果一家基金发行过很多指数产品,实际成本可能稍低一些。
 
  一只ETF产品的规模要达到30亿元至50亿元时才能实现盈亏平衡,市场上很多产品是达不到的。
 
  像华夏、嘉实、易方达这样的头部,有钱有实力,广撒网无可厚非,它们开始拼的不再是某些亮点,而是一个无所不有的大平台。
 
  像富国基金有很强势的量化团队,的确能编制出花样。也有像中欧基金这种,有定力就是不参与。另外一些中小型基金,没忍住,还是杀进来发行了第一二只ETF。
 
  结局就不好说了,没有金刚钻,在风口起舞,就只能被碾压。
 
  7月份,诺安基金的两只ETF:诺安中证500ETF、诺安上证新兴产业ETF先后清盘。该公司旗下再无ETF,不失为一种放弃。
 
  大公司也免不了,就连易方达深证成指ETF也不得不清盘。
 
  跟踪同一标的的ETF基本上是雷同的。谁的费率低、跟踪误差少,谁的规模大、流动性好,谁会成为那个细分ETF的机构重点配置对象。
 
  所以,ETF市场就是马太效应,要么是明星,要么是炮灰。
 
  各家基金的资源禀赋也很重要。2018年下半年异军突起的这股ETF浪潮,本身就是由保险等大机构带起来的,谁背后站的机构资源越多、谁有银行爸爸、谁在市场上口碑最佳,都有可能改变座次。
 
  以最大的宽基指数沪深300ETF为例,全市场一共7只,最大的华泰柏瑞沪深300ETF规模365亿,最小的南方沪深300ETF规模15.8亿。
 
  2
 
    几家欢喜几家忧愁  
 
  可能很多基金公司的想法是:发出来试试,万一行呢?
 
  毕竟还有很多成功逆袭的典范。买科技股开始升温,8月26日发行的华宝科技ETF,上市三天,规模从10.3亿元迅速增值20.8亿元,号称“史上规模翻倍最快ETF”。
 
  2018年下半年,华安创业板50ETF一年增长超70倍,更是成为当年神话。
 
  就连价值投资、主动管理的标签那么明显的东方红,也在7月26日募集了一只中证竞争力指数基金,短短两周吸金40亿元。
 
  细分市场时间掐得准、角度切入得细,照样是大赢家。
 
  一些十年无人问津的指数,例如中证800ETF,突然有两三家大公司抢着发。
 
  从美国的实践来看,资金向巨头集中,贝莱德、先锋等赢家通吃,尾部公司份额几乎可以忽略不计。
 
  中国应该不会出现这种情况,在ETF产品比较活跃的前十几家公司,八仙过海各显其通,已经各自拿到了一些王牌,最终赢家可能在十家左右。
 
  在同质化的市场里,费率下降是大趋势,进入费率战之后的局面会更惨烈。
 
  3 
 
    黑海之争 
 
  在ETF大战的背后,是公募基金进入红海的现实。
 
  “公募基金真的好辛苦,是厮杀的红海,简直是黑海。” 一位中型基金公司的中层吐槽。
 
  她不明白为什么还有那么多家在排队拿牌照。股东肯花钱、甚至有背景,也不一定能拼的出来,有名有本事的基金经理只有那么多,再有资源,亏一次钱就离你而去。
 
 
  在日日净值大排名、水至清的环境下,清北复交的高材生也要秃头。
 
  说到底,就是投资、业绩、资源、勤奋乃至运气,什么都要落到。
 
  基金公司有上百家,要么是头部、要么有特色,在强竞争环境下,很多十年前在中游徘徊的基金公司迅速的陨落了。
 
  指数基金和场内ETF之所以兴起,也是因为主动投资太难做,市场低迷,机构也只能手拉手躲在所谓的“核心资产”里。
 
  而ETF所见即所得,干净又透明。
 
  对于公募基金而言,指数基金和场内ETF从一个小赛道变成了一个超宽的大赛道,一个未来五年重新排位的机会。
 
  谁又敢不拼一把呢。
 
尤里克金融摘自:新浪财经